一分快3注册_一分快3官网_一分快3

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07 2019年12月10日 星期二

美如若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会惩罚错人?


香港抗议者和警方星期天(11月17日)在理工大学外爆发激烈冲突。一辆警方车辆正在穿过大火。

美国参议院的一些议员们正在推动就《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进行参议院全体表决,法案有望于本周通过。参议员们指出,世界需要看到美国挺身而出,正告中国共产党,他们对香港人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但是,也有分析人士指出, 法案如若通过,香港自此失去有别于中国大陆的特殊待遇,损失最大会是香港民众,同时美国在香港的利益也会受损。但也有人指出,国会只是在给中国共产党划线,威慑其不要逾越,并不希望真正使用它。

美国国会给中国共产党划线,起威慑作用

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前代理亚太助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不久前在接受美国政治网站采访时说,国会若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将会是个“巨大错误”, 因为北京会很乐意看到香港失去特殊地位待遇,受惩罚的将会是香港人。

她说:“我想,他们(国会议员们)没有想太多,他们只有这么一个与香港有关的法案。现在,他们把它抡起来当成大棒,但是,他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大棒只会给香港人当头一棒,北京人会在街上跳舞的。”

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中心亚洲法律研究所教授、联席主任费能文(James Feinerman)星期五(11月15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就像1992年一样,美国希望借助这个法案给中国划线。

他说: “就像1992年的那个法案一样,目的就是划下标识。也就是说告诉他们,不要做这些事情,如果你们这么做,香港就会遭受这样的损失。这个信息更多是给北京的,而不是是香港的。同时,法案设定的目的也让香港的意见领袖可以影响北京,可以告诉北京,‘不要对我们做这些,不要对我们做这些,你们采取的措施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同时因为香港与大陆经济的融合,也会有损你们的利益’。”

费能文说的1992年的法案是美国国会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又称《美港关系法》。美国国会通过此法案承认“香港独立关税区”,将香港区别于中国大陆,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支持香港人权、民主与自治,保障香港生活方式以及美资在香港营商。

国会此次力推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被认为是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的加强版。新法案要求,第一,美国政府对香港自治地位进行年度审查,以判定香港是否继续从美方享有不同于中国大陆的特殊待遇,包括经贸及移民管理政策等。这种特殊地位在一定程度上促进香港发展成为现今的全球金融中心之一。第二,对侵害香港自治和人权的人员实施拒绝入境、冻结在美资产等形式的制裁;第三,对申请美国签证、因参加民主抗议而有案底的港人予以通融。

美在港利益的确会受损

费能文星期五在智库威尔逊学者中心举行的有关香港局势和美中关系的研讨会上说,法案一旦通过,确实会让美国在香港的利益受损。

他说:“香港庞大的法律体系和国际银行体系与全球市场密切相连,特别是与美国的体系相连。美国有数十家律师事务所在香港设有分部,几乎每一家重要银行在香港也设有银行机构和网络,虽然有些已经开始准备向新加坡或是别的地方转移了,因为他们看到了香港的威胁。是的,我想,如果这个法案通过,对美国利益确实或造成损害。”

美国会议员:美国价值观大于商业利益

不过,对美国国会的领导人来说,美国所代表的价值观应该要远远超过美国的商业利益。

美国众议院议长、来自加州的民主党众议员佩洛西(Nancy Pelosi)不久前在全院讨论中发言说,国会两党两院都支持香港民众的民主抗争,“如果美国因为商业利益而不站出来对中国的人权发声,那么我们将失去对世界任何地方的人权发声的所有道德权威。”

她说,过去数十年来,有关中国人权的议题总是败给商业利益,美国不应以牺牲美国价值观为代价,为了钱而出卖灵魂。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联合提交人,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籍参议员里施(Jim Risch)星期四在就《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启动“热线征询程序”后发表声明称,“世界需要看到美国将挺身正告中国共产党,他们对香港人所作所为是错误的。在20多年的违背承诺之后,现在是时候让中国共产党对其侵蚀香港自治承担责任了。”

10月曾到香港访问的来自密苏里州的共和党籍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告诉美国之音: “法案将向北京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那就是,他们企图收回对香港所作的承诺以及企图压迫香港人等这些做法都不会被忽视,自由世界将会挺身反对。”

不过,也有议员指出,法案设有豁免条款,可以确保香港自治,避免对香港造成伤害。众议院《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提出者、来自新泽西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在众议院议事厅发言时说, 法案当中设有豁免条款,给予总统和国务卿在执行时的灵活性,以确保措施加强香港自治,而不是无意中对香港造成伤害。

不过,华盛顿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美中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 认为,美国在香港问题上的制衡力有限。“我不认为美国采取的任何行动会对香港事件的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他说,香港事态的发展取决于北京的计划,他担心抗议者的安全。

香港死亡的开始?抗议者呼吁“挤压经济增大压力”

美国乔治城大学的费能文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提问时说,如果法案在今年年底或是明年初通过,香港人的利益也将受损。

他说:“香港将失去特殊的待遇,变得无异于‘另一个中国城市’。香港享受的各种贸易关税优势、香港作为自由港的地位将受到巨大的威胁。这是所有香港人可能都要经受的。上个法案赋予香港人的另一个有利的结果可能是试图保护那些参与香港各种示威的人免遭报复,除非有中国之外的司法能力罩着他们,否则他们也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彭博通讯社10月初的一篇文章“关于香港,美国国会在做什么和不在做什么”的文章还援引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中心曾锐生(Steve Tsang)的话说,如果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像启动了“核选择”,预示着“香港死亡的开始”。

因为抗议活动,香港经济已经受到影响。香港政府统计处10月31日报告说,今年第三季度香港经济比二季度萎缩了3.2%,已经构成了技术性经济衰退。第二季度经济萎缩了0.4%。技术性衰退是指连续两个季度经济出现负增长。这是香港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发生经济衰退以来的第二次。当时,香港GPD下降2.7%。

但对抗议者来说,经济下滑正好可以给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法新社11月17日的报道说,香港抗议者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了一则消息,呼吁将“黎明行动”继续进行到星期一。这个网上的帖子说“早起、以政权为直接目标,挤压经济增加压力。” (Get up early, directly target the regime, squeeze the economy to increase pressure)

香港失去重要的金融地位,也许也是抗议者们所需要的。9月17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就香港动荡的局势与美国对策举行听证会,《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听证会讨论的焦点。香港民主运动人士黄之锋与何韵诗受邀出席。在此次听证会上,黄之锋和何韵诗都敦促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支持香港。

黄之锋说,不能再继续让北京从香港的金融地位获取利益。他说: “北京不应该两边都拿: 既可以藉由香港在国际上的金融地位获取经济利益,又可以连根拔除我们的社会政治身分。 ”

何韵诗说:“如果香港沦陷,它很容易成为中国极权主义政权的跳板,让中国将它的规则和优先事项推往海外,用经济实力要求他人遵循其共产党的价值观,就像过去22年当中,他们对香港做的一样。 ”

香港的特殊地位依然对北京很重要

在美国国会众议院10月15日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后,北京表示了“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并威胁要采取“有力的反制措施。”

戴安通(Antony Dapiran) 是香港的金融律师,也是作家,曾经出版关于香港异见史的《抗议之城》一书。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虽然与22年前主权移交时相比,香港的GDP相对于中国整体的GDP来说在缩小,但是,香港继续为中国的其他地方的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他说:“香港依然有重要的作用,是中国与外界的桥梁。中国的大公司,国企或是私营企业,很多在香港都建有总部,他们在这里的金融市场融资,并向这里的银行借贷。他们还利用香港作为全球并购的平台。我认为香港依然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香港是中国公司上市融资的首选地。根据普华永道集团(PWC)2018年的数据,尽管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上海和深圳的挑战,但是中国公司近六成的共354例首次新股上市(IPO)仍选择在香港。

在香港社会动荡加剧之际,中国网上零售巨头阿里巴巴11月13日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初步招股文件,启动在香港上市的计划。

香港律师戴安通说,除此之外,香港对中国的精英们也非常重要。中国精英们到香港来投资香港的房地产或是进行其他投资,为其家人获得香港护照,方便到全球各地旅游等。

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杨锦麟10月15日在“香港问题的由来和当前运动的性质”中这样描述香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城市特征:有国际认同的法制结构;可以自由兑换的货币、港币同美元挂钩;有自由、畅通的信息传播;有以信用和契约精神为内容的价值体系, 实行普通法架构, 与世界自由经济相适应的教育体制。他认为中国“再造几个香港,纯属扯淡“。

特朗普总统也许不会将其签署为法律

法案现在在参议院等待审议。参议院上星期也启动快速方式,力推尽快对法案进行审议并进行全院投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9月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美国国会众议院10月15日全院无异议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参议院全体如果通过后,两院将整合出一致文本,才能送交白宫由总统签字成为正式法律。

不过,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中心教授费能文认为,特朗普总统可能不会将其签署为正式法律。

他说:“我不认为总统会完全换挡,决定签署他曾经向习近平承诺,他不会签署的东西。只要美中贸易谈判在朝着他认为的正确方向发展。我想这应该是国会制定的一个威慑性的东西,并不希望真的去使用它。”

费能文甚至认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不会得到参议院全体的投票,原因就是这个法案可能不会伤害到参议院希望能伤害到的人,反而会大大伤害到香港人。

彭博通讯社10月4日在一篇“在香港问题上,美国国会在做什么,不在做什么”的文章中说,国会不会撤回给香港的特殊待遇,因为这不仅会伤害到香港人,也会伤害到美国的利益。但是国会会要求总统冻结侵害香港自治和人权的人员在美国的资产,对其实施拒绝入境的制裁;对申请美国签证、因参加民主抗议而有案底的港人予以通融;并要求总统制定措施保护美国公民和企业不会被引渡到中国或是其他国家。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
返回首页